伯道奉孝还有子扬与我走一趟其他人就都先散了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大富彩票app网址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4:04
要说曹操想得还真就是不错,马超果然是带兵去取赵国。至于原因。和曹操想得也差不多。
 
    马超也知道。曹操是顺利夺取了邺城。魏郡已经落入兖州军手中了,所以自己如今是暂时不会打这个地方的主意。而且安平国也被兖州军占据,所以这个地方,至少暂时自己也不准备进兵去取。所以就只剩下了赵国。至于说清河国,马超知道袁绍是带兵跑那儿去了,但是他去了,曹操也得去,所以自己再带兵去,这还不一定会如何呢,所以自己也不会去那儿。
 
    于是,马超就带兵去了赵国,而赵国不过就是个小郡国而已。马超是毫不费力,两日就拿下来了。这对他和凉州军来说,可不就是小菜一碟吗。
 
    拿下赵国后,马超是留下了高沛和三千人马,然后便带兵返回了巨鹿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当马超从赵国回到巨鹿的时候。曹操是刚刚带兵到了清河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马超却是有些为难,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要取哪个地方为好。反正不管是进攻哪个地方,都是要和曹操的兖州军碰面来,除了魏郡之外,安平国和清河国都是自己考虑的范围。
 
    马超倒是不想纠结这个问题,其实这两个地方的区别,无非就是能不能遭遇到曹操的主力。进攻安平国,那不过是曹操之前分兵,所以如今驻守在那儿的,也没有多少人马。但是清河国却不一样了,不只是袁绍的冀州军大军在那儿,曹操亲率主力也在那儿,以马超的想法,他确实是不想在这个时候遭遇到曹操的主力人马的。
 
    找来了自己所有属下,马超就把自己所想的说了一下,“各位,如今我们已经拿下了常山国、中山国、巨鹿郡和赵国。那么下一步我军当兵进何处,是安平国还是清河国,还请各位畅所欲言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自己主公的意思,他们算是都明白了。自己主公也有些犹豫不决,到底是去安平国,还是清河国好。
 
    郭嘉一笑,便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,嘉以为,如今我军当进攻安平国!”
 
    马超问道:“奉孝为何如此认为?”
 
    “主公请想,其实清河国,我军就算是想图之,但是却也必须要缓图,毕竟如今冀州军大军和兖州军主力都在彼地,所以我军是不得不小心。而先易后难,我军自然是要先进安平国,毕竟那里驻守的人马,并不是兖州军主力,对我军来说,也许等我军拿下了安平国后,清河国却依旧是胜负未分,冀州军和兖州军依旧对峙也不一定,而到时我军再做打算不迟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众人也是点头,其实郭嘉说得确实是有道理。如今这个情况,还是先进兵安平国,为上策。都知道“柿子挑软的捏”,那么一样,还是先进攻安平国对己方更有利。至于要不要等拿下了安平国,再去清河,这个就看情况了。不过到了那个时候,谁知道冀州战场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,毕竟什么也没有变化快啊,不是吗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大笑道:“好,就依奉孝所言,我军即刻兵进安平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是齐声应诺,比起清河,两方主力都在,一个安平国,还真没被众人看在眼里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马超听了郭嘉的话后,带着七万大军去了安平国。
 
    南宫城头,张南看着城下凉州军的大营。他是一副苦瓜脸。是啊,他不得不如此。之前自己碰到了来安平国的兖州军,结果在郭淮的游说下,自己是献城投降了,兖州军对自己还算不错,虽然自己不驻守信都了,但是却让自己到了南宫。本以为之后没什么事儿了,但是谁又能想到,自己居然是又碰到了以强悍闻名天下的凉州军,这可真是要了自己的老命了。
 
    对于凉州军。张南可是更加害怕。不害怕那都是假的。毕竟是“人的名儿,树的影儿”啊,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他张南也不是听不见,所以这些年可听了凉州军不少的事迹。心说,就凭自己这五千人,能低档得住人家七万大军的连番进攻吗。不管别人是怎么想,反正他是没有什么信心就是了,所以这才是一副苦瓜脸的样儿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本来到了南宫城外之后,有人就谏言马超,说还是劝降张南一番为好。不过最后马超却是摇了摇头,他想得很简单。既然兖州军劝降的人,那么自己就不会去劝降了。再说了。张南这人要真是被己方劝降成功,那么如此两面三刀的人,自己可真是不想留下。
 
    况且马超还有这么个想法,那就是张南是兖州军劝降的人,又不是什么人才。所以自己不会去劝降。反而自己要带大军直接攻破南宫城,以显示己方的战力。你兖州军能劝降其人,但是己方同样是能攻破城池,这就是马超的想法。马超从来没认为己方凉州军不如他兖州军,甚至很多地方,己方可都比兖州军强啊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这一日,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,凉州军的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开始了。
 
    张南是提心吊胆地守着城池,心说这凉州军怎么不和兖州军一样,也来劝说自己一下呢。凉州军使者要是来了,那么自己也好顺水推舟,然后开城投降啊。可这,自己都不敢出城。
 
    要说张南都被吓成这样了,所以还能好吗。第一日,凉州军试探进攻,自然是没能攻破南宫城。但是第二日,南宫城就已经是处在风雨飘摇当中了,虽然不可能是摇摇欲坠,但是却真是,看样儿就是要被攻破了。
 
   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张南这才是堪堪守住了南宫城。他算是知道了,怪不得之前的城池都丢了,看来遇到凉州军,城池要是不丢,那么那个城池的守御力量,守御的主将得多大多厉害啊。反正自己城池也没什么防御力量,自己更是没什么本事。张南心说,自己也真够倒霉的了,刚投靠了兖州军,结果凉州军大军就到了。
 
    就在他想要,是不是一咬牙就开城投降的时候,凉州军第三次进攻,南宫城就破了。
 
    张南是直接被马岱斩杀,对自己主公没什么吩咐的人,凉州军是将领也好,是普通士卒也罢,从来都是一个字,杀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拿下了南宫城,下一步自然就是要兵进信都了。不过马超却没着急,因为如今信都的守将也不能小看,那就是曹操兖州军帐下的李典李曼成。
 
    说实话,李典这个人,要是他不穿着盔甲带着兵器,你都不会觉得其人是个武将。因为其人的相貌,虽然不是个小白脸,但是绝对是更偏向个书生,所以李典在兖州军中有个绰号就是“儒者”。一个武将能有这么个绰号,就知道为什么了,当然了,其人也确实是有些本事。
 
    信都的李典,早就知道了南宫城失守的消息。说实话,他其实也真没指望着张南能顶住凉州军多少时日,本来李典就很少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更何况是个降将,而且还没什么本事的降将呢。
 
    本来之前李典被曹仁给留在信都的时候,他心里是很不情愿的。但是如今能和凉州军一战。确实是他心里也是兴奋非常。毕竟作为一个武将来说,能会一会天下闻名的凉州军,这个机会却也不是谁都能有的,但是自己这个时候却遇到了。而李典他确实是没怕过什么,更多的是带着一种期待,等着马超凉州军的到来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马超是在南宫城,让凉州军休息了三日,他这才带兵来到了信都城外。
 
    他已经是放缓了精兵的速度,就是不要让己方太过于急躁。反正马超不是那么着急,因为对他来说。如今已经拿下了四个郡了。再拿下安平国。其实自己来冀州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。
 
    而李典李曼成其人,虽然他不是那么特别有名的人,但是马超却还是不敢小看,不敢等闲视之。毕竟其人也是曹操帐下有名有号的这么一个人,所以马超自然是不会怠慢。
 
    在马超的大帐中,就只有马超、郭嘉还有刘晔三人,而此时郭嘉则对自己主公笑道:“看来主公对李曼成其人,还是很小心对待啊!”
 
    马超也是一笑,“李典其人追随曹孟德十几载,虽然是没立下过不世之功,但是却没出过什么差错,其人算是个稳重的将领。所以我军却不得不小心谨慎对待才行啊!”
 
   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,郭嘉和刘晔都点点头,尤其是刘晔,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,毕竟他在兖州军待了好几年。所以虽然和李典不熟,但是却也经常见,知道他的一些事儿,和其他的一些脾气秉性。
 
    然后刘晔就给自己主公还有郭嘉讲了一下李典其人的一些事迹,马超和郭嘉算是对其人有了些了解。毕竟刘晔是真和李曼成接触过的,而且还不止一次,至于马超和郭嘉,那不过就是道听途说罢了,哪怕是马超,他对李典也没有什么更深的了解,这确实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“经过子扬所属,李曼成其人确实是足够稳重,要不曹子孝也不会让其留守在安平的信都。毕竟曹子孝不难预料到,我军会进攻安平国!”
 
    马超对两人说道,在他看来,以曹仁的本事能力来说,还是能预料到己方这些的,所以留下李典,实则就是要防备己方。
 
   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郭嘉和刘晔也是不住点头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到了信都之后,马超还是让大军先休息了一日,他是不着急,要观察一下才好。
 
    李典是对凉州军一点儿都不敢怠慢,虽然不至于是连日连夜在城头,但是他至少是一个白日,几乎都在城头上,至于晚上,也出现过几次。而他的活动,都被探马禀报给了马超所知。而马超听后,他也不得不说,李典对己方到还真是挺谨慎小心的,不过这可不是胆小啊。
 
    一日之后,马超依旧是命马岱带兵攻城,第一次试探。结果在后观战的马超一看,这李典果然是有两下,反正肯定不是之前那个张南所能比的,或者应该说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。十个张南捆一起,也比不上一个李典,倒不是李典太强悍,而是张南太草包了。
 
    “弟兄们,守住,不要让敌军上来!”
 
    “砸,放!”
 
    “那儿,守住,杀啊!”
 
    这都是李典在城头上喊的,虽然在马超看来,李典肯定不是经常守城的武将,但是经验却绝对不少。不过他还是比不上己方的郝昭郝伯道,马超相信,要是今日是郝昭在城头守御己方进攻,那么己方是更要吃瘪了。郝昭绝对是个防守的人才,能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东西去守城,就这么一点,马超就知道,可绝对不是谁都能做到的,至少自己就是做不到啊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带兵攻城的马岱,他肩上的压力不小,此时他心说,难怪主公看重李典其人,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啊,至少比一般般的守将,李典那可是强多了,确实是如此。不过能抵挡住己方大军一日,但是两日、三日……十日呢,早晚信都城是必被己方所破。确实,马岱算是信心十足,因为他相信己方凉州军的士卒,也相信自己,更相信其他同僚还有自己主公。
 
    马超在后面观看两军的攻防战,说实话,他对己方士卒还是很满意的。在冀州占了这么久的时日了,其实大家都是在进步。不只是将领,士卒其实也是一样。如果要是以前的话,己方士卒还做不到像如今这样儿,这种程度,这个状态,但是如今却是真正做到了。这让自己这个主公很是欣慰,心里是非常高兴。
 
    是啊,对马超来说,己方士卒将领能有提高进步,这就是对自己的大好事儿。他们提高进步了,不就是自己凉州军的实力提高和进步了吗,所以他能不高兴开心吗。
 
    马超望着还在激烈进攻者信都城头的凉州军士卒,他此时则喊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叮叮叮叮……叮叮叮叮……”
 
    虽然马超是让士卒鸣金收兵了,但是可以说这一次算是他有史以来心情最好的一次了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七三六章 凉州军再战信都
 
    一日后,凉州军是再次进攻信都,结果没出意外的,依旧是没能撼动得了李典守御的信都。
 
    马超的中军大帐中,“各位,兖州军李典李曼成,确实不是一般守将可比,不知各位有何看法?”
 
    马超虽然是怎么问的,不过他也确实是没指望着什么,无非就是依照江湖规矩,都得这么去问,然后最后大家没什么说的,还是全力强攻信都。
 
    不过很明显,马超所想和事实确实有了婿入,这时候就听郭嘉说道:“主公,在冀州这儿,嘉倒是想起了一件事。听闻主公曾潜入进过巨鹿的广宗城,不知是否有此事?”
 
    郭嘉可是听说过,自己这个主公潜入过当年十几万黄巾驻守着的广宗城。虽然广宗不是天下坚城,不像邺城那么坚固。但是当年黄巾能依次为根据地,可以说其城,绝对不是一般般的城池所能比的。不管是城池的守御力度,还是说城墙的高度,那都是数一数二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马超本来这个时候倒是没多想,但是郭嘉既然都问到这个事儿了,那么肯定应该就是和破城有关,难道说是要……
 
    他确实是想到了一种可能,随即便说道:“奉孝所说没错,想当年,我确实是潜入过广宗城,如今一晃都十多年过去了!”
 
    对马超来说,虽然当年的事儿都过去十几年了,但别说他本来就记忆力非常,就算是记忆力再差,他也是不会忘了当年自己潜入广宗的事儿的。毕竟这个也算是少有的,自己亲自出马的时候了。
 
    而郭嘉听后点了点头,在他看来,这事儿虽然自己主公是没对自己说过。但是想来也绝对不会是假的。毕竟自己主公都能亲自带兵攻城,那么潜入城池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 
    “能否请主公仔细讲一讲当年之事?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虽然是“好汉不提当年勇”,但是当年潜入广宗城,也算是自己比较得意的一件事儿吧,并且也看出来郭嘉的意思了,所以说一说也没什么。
 
    “当初朝廷的大军包围了巨鹿的广宗城,我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和众人讲了一下自己当年潜入广宗前后所发生的事儿,众人一听,都知道了。原来还有这么个事儿。毕竟在座的人几乎都是后加入的。除了魏平这个早就知道了的人之外。其他人还是第一次听自己主公讲当年在广宗城的事儿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听了自己主公说完后,郭嘉则问道:“不知当初主公潜入广宗所用器械,如今在何处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果然。你郭奉孝是要打飞抓的主意。这个东西在汉代有没有自己还真不知道,不过在军中,反正自己就看自己用过。不过自己也不知道把那东西放哪儿了,实在是年代久远啊。
 
    马超摇了摇头,“东西我虽然不知道扔哪去了,不过如今现做的话,还是能做出来的。看奉孝的意思,莫非是要?”
 
    郭嘉笑道:“就知道瞒不住主公,其实嘉的意思很简单。当年主公能潜入广宗城。那么如今我军自然不必如此,所以只需登上信都城头就好。只要我军……”
 
    郭嘉把他的想法一说,马超点了点头。还别说,郭嘉说得还真有道理。毕竟这个己方还没有用过,所以第一次用。对方应该没有那么大的防范,所以也许还真就能成也不一定啊。反正去做这么一件事儿,最后无非就是成与不成,只是概率大小罢了。在马超看来,还是成功的概率要大的,所以有五成以上的把握,为什么不去做呢?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但是对此,马超却还是没有直接就拍板儿,就听他这时候说道:“之前奉孝所言,不知各位都觉得如何啊?”
 
    众人也算是看出来自己主公的想法了,其实在他们看来,奉孝先生所说的这个,确实也并不是不能去试试。你去做了,就说明有希望,但是你不去做,那么还有什么希望呢。其实想想,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所以众人都是附和自己主公,没有一个是出言反对的,毕竟如今确实是很难攻破兖州军李典防御的信都。所以也真是很需要像郭嘉这样儿的奇策,也许如此还真就能建功。就算失败了,无非是损失了罢了。那么攻城,损失不更大。
 
    “好,既然各位都没有其他意见,那么此事就如此施为吧。伯瞻、伯道、奉孝还有子扬与我走一趟,其他人就都先散了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是异口同声应诺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别人走后,大帐中就剩下了马超他们五人,而马超则对四人笑道:“好了,咱们一起,去打造一下飞抓!”
 
    马超之所以留下这四个人,就是要带着他们一起去找军中的工匠去打造飞抓。当然更重要的是,他有不少话要和这四个人说。
 
    马岱不用说了,他是负责攻城的主将,所以肯定是少不了他一个,还得靠着他登上城头,带着士卒对付信都城头的李典和兖州军呢。
 
    至于郝昭,他毕竟是防御的大将,所以马超也想好好问问他,自己这个飞抓到底该怎么建功。主要就是用了之后,不被敌军发现,要不可就要完了。所以问问郝昭,也算是正好。
 
    郭嘉是出主意的人,所以马超要和他好好说一说,最后到底要如何实施,己方才能成功。
 
    最后的刘晔,他是对军械制造方面比较精通。所以马超就顺带着他也一起去了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